•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 > 封少追妻慢慢宠

封少追妻慢慢宠

01 路边捡个娃娃

##正文

从医院里出来,沈清音一脸愁容,漫无目的的沿着林荫道行走。

三个月来,这已经是弟弟第三次住院了。

“沈小姐,沈清诺的肾衰竭已经很严重了,如果无法及时换肾,即便是用药物治疗,也只能勉强维持一年。

医院目前有匹配的肾源,只要沈小姐凑齐手术费就可以马上手术。但是手术费加上后期治疗,大约需要八十万,请沈小姐尽快决定。”

想起医生的话,手术费需要八十万,沈清音就恨不得去卖肾。

如果是三个月前,八十万她能轻而易举的拿出来,可自从父亲被二叔陷害入狱,云家落入二叔手里,沈清音姐弟就被云海一家子无情的赶出了云家。

若不是沈清音卖了云壑送给她的成年礼物,姐弟两人定连天桥的乞丐都不如。

如果光是租房和日常花销,卖镯子的钱肯定够姐弟两人用几年。

然而,沈清诺三次住院,日子渐渐捉襟见肘。

沈清音一边走一边算计还剩多少钱,大概是想得太入神了,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走到了哪里。

“房租三千,清诺的手术费……”

等沈清音算清账,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哎……”沉沉叹息一声,她看着自己的脚尖,小声嘀咕,“看来是该工作了……”

沈清诺心疼沈清音,即便是到了这种地步,也不允许沈清音还没毕业就进入娱乐圈这个大染缸。

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沈清音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中找到了夏沫,犹豫着要不要打给夏沫,让她给自己介绍角色。

然而,她跟夏沫自小穿一条裤子长大,要是夏沫知道沈清诺的手术费需要八十万,肯定会主动给她,而且不让她还钱。

但是,无功不受禄,即便两人关系再好再亲密,她也不想平白无故拿夏沫这么多钱。

这样一纠结,沈清音就犹豫了。

直到一阵刺鼻的腥臭味传出,沈清音才陡然回神,她四处寻望,然后一脸懵比。

破落的小巷子,各种垃圾成堆,臭气熏天。这样的地方,往往事故多发。

怎么走到这种地方来了?

懊恼的拍了拍脑袋,沈清音转身就走。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

说得就是此刻的沈清音。

“臭小子,给老子站住!”

突然,一阵叫骂声传来,还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和杂物碰撞的声音。

无心掺杂这些事,沈清音脚步不由加快。

然而,没等她走出去,一个小小的身影像一颗小炮弹迎面扑来,直直撞在了沈清音身上。

“哎呦……”

忍不住哀嚎一声,沈清音揉了揉撞疼的肚子,小脸疼得扭曲起来。

本想责备这个冒失的人一顿,然当她看清撞人的是个四五岁的小家伙时,一下子就心软了。

连忙把小家伙扶起来,沈清音声音略带担忧,“小家伙,你没事吧?”

还没等沈清音看清小家伙的面容,小家伙拉着她就跑。

“快躲起来!”

这时,沈清音也听到了追击的人越来越近,难得爱心泛滥,她把小家伙放在角落里,用一个竹筐把他盖住。

“小家伙,别出声!”匆匆叮嘱了一句,沈清音立即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她拿着手机,边走边打字,看似漫不经心。

一群黑衣粗汉子迎面而来,挡住沈清音就凶狠的询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沈清音摇摇头,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里盈盈水波,楚楚可怜。

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那些人粗鲁的把沈清音推开,“滚开!别碍事!”

似是没有防备一般,沈清音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很有技巧的正好挡住了角落里的竹筐。

那些人胡天海地的乱翻了一通,没有找到小家伙,便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临走前,有个人还不时回头看了沈清音几眼,一双狭小的眼睛里尽是淫靡暗色。

等那些人的身影消失,沈清音立即掀开竹筐,把小家伙抱了出来。

“你没事吧?”轻轻拍掉小家伙身上的草屑,沈清音一脸担忧的询问。

封圣一脸倨傲的摇摇头,浑不在意。

从小到大,像这样的追杀,他经历好久次了,就这几个地痞流氓,他还真看不到眼里。

正想吹声口哨调侃沈清音两句,然而,当他看清沈清音的面容时,一双冰蓝色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封圣简直惊呆了。

他猛然抱住了沈清音,稚嫩的声音带着哭腔,“妈咪——”

于是,沈清音傻眼了。

这是演的哪一出?

她就是善心大发救了一个小娃娃,然后就给小娃娃当成妈咪了?

老天,玩笑不带这么开的啊!

沈清音手足无措的拍着封圣的后背,小心翼翼地解释,生怕伤害了小家伙幼小的心灵。

“小家伙,我不是你的妈咪,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封圣紧紧抱着沈清音不松手,“不!你就是我妈咪!”

沈清音,“……”

小脸皱成了一团,谁能来告诉她该怎么做?

“妈咪,你为什么要丢下小圣?小圣找了你四年了……”

封圣越说越委屈,最后抱着沈清音大哭起来。

沈清音此刻真的是手足无措了。

“小家伙,你……你别哭啊,有话好好说……”

回应她的依旧是封圣的哭声。

“妈咪,你是不是不喜欢爹地,也不喜欢小圣,才丢下我们父子两人?”封圣把脸埋在沈清音的腹部,边哭边质问。

只是,没有人能想到,他其实唇角含笑。

小手紧紧搂着沈清音的腰肢,生怕沈清音跑了。

“妈咪,既然宝贝找到了你,你就别想着再消失!”

即便只有五岁,只有封圣决定的事情,便无人可以改变。

当然,他爹地除外。

低头看着紧紧抱着自己的小家伙,沈清音心思十分复杂。

她不讨厌这个孩子,甚至觉得这个孩子给了她与众不同的温暖的感觉,就好像小太阳一样。

然而,在她的记忆里,她确实没有见过这个孩子。

沈清音咬着下唇,弯弯的柳叶眉皱成了毛毛虫。

她刚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粗鄙的叫骂声。

来不及多想,沈清音抱起小家伙就跑。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