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 > 贵女多娇别折腰

贵女多娇别折腰

正文第四章:农夫与蛇

“老爷,还有这人怎么处理?”青衣小厮看着塌上似乎还没醒酒,咧着嘴笑得疯疯傻傻的邋遢男子,嫌弃的表情溢于表面。

阮世青与阮无双闻声具看向塌上的邋遢醉汉,阮世青不可置否的皱眉。

“扔出去吧!”

“是。”青衣小厮应声后,便招了招手,站在一旁的几个小厮几步上前。

“等一下。”阮无双制止道,平静的眼眸宛如无风的湖面,寂静的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小厮们闻声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阮世青亦不出声,他也想看看他这个女儿要做什么,今晚的事情告诉他,他的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了。

阮无双施施然的移步往翠竹屏风走去,只见她从屏风后拿出了一把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也依旧透着泠泠寒光的三尺青锋,在众人不解的神情下,她绝美的脸上毫无表情,细看下可以发现她美眸中含着的恨意。

她手握青锋朝男子的心口狠狠地刺了进去,既快既狠,血溅三尺晕开在纯白的被褥上,她平静的美眸悠悠射出泠然的寒光,看着慢慢闭上眼死不瞑目的男子,阮无双顿然觉得解气。

前生就是因为她的心慈手软,放过了这个人才会有她与宋子辰成婚当天,这男子到他们的婚礼上大闹了一场的一幕,那一次她再次成为了长安百姓口中的笑话,那一次刚刚愈合的伤口又被扒拉出来曝晒在人前,那一次她差点羞愧到恨不得一死了之。

也是那次宋子辰当着众人的一番“真情表白”,让她越发的爱宋子辰,甚至前生死的那刻还在相信他,所以这一生她终于明白不所有善良都能换来同等的善良,既然如此何不做一个“恶人”,如果是农夫与蛇,那这一生她不要再做善良愚钝的农夫,她要做一条冰冷的蛇,用毒牙狠狠的咬住敌人的咽喉。

“扔去乱葬岗。”阮无双淡淡的说道,仿佛她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鸡鸭之类的动物。阮世青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霎时间惊讶的有些吐不出一个字,这……这还是他那个温柔善良的女儿吗?

那些低垂着头的小厮恭敬的应声,无人不觉心颤,他们现在都非常诧异于阮无双的变化,他们是这丞相府当差多年的仆人,以往的大小姐都不如现在来得让人心颤,让人不知不觉的折服。

终于屋里安静了下来,蜡烛的火光被屋外吹进来的风波动的摇曳不安,烛光下她的脸忽暗忽明,看不清她的表情。

“无双,夜也深了,今晚你去你娘的浅歌院歇息吧!”阮世青有些疲惫的道,折腾了一晚他也累了,他心中既开心阮无双的变化,却也担心她变成一个脱离善良本性的人,不过想了想,她左右也是他的女儿,而且今晚的这个人的确也该死。

他身为她的父亲便一直站在她的背后,当她走错路的时候,指引便好,人总会要学会成长,他的女儿也不例外。

父亲脸上的疲态让阮无双不由心疼,她的父亲总是为她操心,想到此处阮无双的鼻子不禁一酸,她想她这样突然的变化,父亲一定又在担心什么吧!

“好,父亲也去歇息吧!”阮无双扯出一抹清浅的笑意,柔柔的道,亦如前世那般乖顺听话的语气,可惜她千疮百孔的心早已不复当初的焕然生机,留下来的只剩一颗为守护为复仇的心。

阮世青应了一声,转身出门的瞬间,阮无双突然大声说道。

“父亲,无论女儿变成什么样都是您的女儿。”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要这样说,想要去保证,大抵是心中害怕父亲又要为自己突然的转变担忧,而她这句话除了让父亲安心,也是为了让自己安心。

阮世青的脚步顿了下来,他侧过脸,布满细细碎碎皱纹的脸浮现了淡淡的笑意,随即加快步子走出了屋里,阮无双看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

蓦然阮无双的脸上具是浅浅淡淡的笑,父亲,女儿不会再懦弱了,为了你,为了阮家,女儿会努力的越变越强大,阮无双的脸上闪过一抹坚定。

阮芸柔步履急躁的往兰花院走去,颓败的脸色犹如被霜打了的茄子,刚刚要不是她出手快,恐怕已经被紫竹那贱婢给出卖了,不过让她疑惑的是为什么阮无双中了媚药还能醒过来?还有为什么她会从外面回来?难道阮无双之前就已经察觉到了吗?

“小姐,兰花院到了。”身后的丫鬟春兰恭敬的小声提醒,拉回了阮芸柔的思绪,抬眸瞧了眼还亮着灯的院子,阮芸柔叹了口气,母亲还在等自己的好消息,看来这次要让母亲失望了。

轻嗯了一声,阮芸柔步履不如刚刚来得急躁,反倒是平稳了几分。

刚刚推开房门,蜡烛的火芯便被风吹得摆动起来,入眼的是一个躺在贵妃塌上眸子微闭,身着暗兰色锦衣华服的妇人,此人正是阮芸柔的母亲-李氏。

阮芸柔不禁蹙眉,这夜里天凉,怎么也没个人看管,若是母亲生病了可怎么办?余光瞥见塌上的薄毯,阮芸柔脚步轻轻的走过去拿起塌上的薄毯,缓缓的盖在李氏身上之后。

暗暗思量了一番还是决定明日再将计划失败,阮无双性情突变这事告诉母亲,殊不知步子还没踏出房门,便被浅眠的李氏唤住。

“芸柔,计划可是成功了?”李氏坐立起来,语气间是难掩的喜气,在她看来阮无双不过是个愚蠢的嫡女,所以此事必定能成,她似乎已经想到日后自家女儿成为丞相府嫡女的种种荣耀,因为大燕有律,若嫡女犯事有辱门风,必取嫡女之名,可易庶女为嫡。

阮芸柔顿下脚步,充满颓败之色的眼眸轻轻的闭了闭,随即转过身垂着眸子,语气黯淡的道:“计划失败了。”

阮芸柔的话对于李氏来说犹如天雷,她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因为始终不敢相信他们的计划失败了?又怎么可能会失败,他们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甚至买通了阮无双的贴身丫鬟,天衣无缝的计划怎么可能会失败?

“芸柔,你可是在骗母亲?”李氏望着敛眸垂头的阮芸柔,语气质疑的问道。

阮芸柔慢慢抬眸,印入眼底的是母亲不信的神色,她也不敢相信,可这就是事实,他们的计划失败了,而且阮无双现在根本不如往常一般,反而变得气势逼人,冷厉的眼神让她现在回想起来不禁心凉。

“母亲,阮无双恐怕不如以前一般好糊弄了,今晚她不仅就像看破了我们的计划一样,而且还性情突变。”

“性情突变?”李氏喃喃两声,暗暗沉思了一番,难道真如芸柔所说?可是一个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变了脾性呢?大抵是因为这次失败了,芸柔高看了阮无双一次罢了,兔子始终是兔子,怎么可能会变成吃人的狼呢?

“罢了,回去歇息吧!管她如何性情突变,也不过是一只小兔子罢了,迟早也是我们的盘中餐。”李氏摆了摆手,示意阮芸柔下去歇息,自己则作势又要躺回塌上。

阮芸柔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跟李氏说今晚的情形,也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就如母亲说的一般阮无双不过是被他们捏在手中的兔子,迟早是他们的盘中餐,又怎会突然跳出他们的手心呢?

想通了的阮芸柔豁然开朗,眉间的担忧慢慢散开,轻声应是后便离开了兰花院。

直到听不到脚步声后,躺在塌上闭眼的李氏又慢慢的睁开了眼,望着跳跃的烛火,李氏沉了沉脸色,听了阮芸柔斩钉截铁的话,她心底还是有些不安,脑中不禁回想起阮芸柔说阮无双性情突变一事,或许明天可以亲自会会阮无双,看看是否真如芸柔所说。

Aa
特大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